出狱后,原快播王欣又有新动作

2018年9月3日,快播正式进行破产清算。而早在2018年3月,王欣(原快播创始人)的新公司已经创立。

新动向

这家名为云歌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RINGLE.AI,云歌智能),位于中国深圳市南山区金蝶软件园大厦b座5楼。目前,云歌智能已获得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和IDG资本领投的超过3000万美元(约合2亿元人民币)的天使轮投资。


云歌智能拥有60多名员工,大股东是王欣,出资457.50万元,占比91.5%,其他控股人包括吴铭、宋歌、何小鹏、戴科英、王羽,持股比例为5%、1%、1%、1%和0.5%。早在2014年,随着净网行动的开展,快播被查封,2016年9月13日,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就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做出判决,快播公司被判罚金1000万元,王欣获刑3年6个月,罚金100万元,其余高管也被判刑并处罚金。2018年2月7日下午,王欣出狱。


云歌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

根据公司官网,云歌智能的业务是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调度系统,结合最新的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,让独立的个体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。其产品和服务旨在构建用户数据的闭环,用户既是消费者也是服务提供者,这家公司计划,在未来十年逐步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共享经济服务平台。在运营逾7个月后,该家公司已拥有包括口令电话和新链播放器(xinchain player)在内的6款产品,都已进入内测阶段。

关于新产品的想法,王欣在3月时曾在微博发出一张“佛系图”,其中提及了“P2P+Blockchain+AI”。这张体现公司产品设计哲学的图片出来之后,在网上迅速传开。云歌智能合伙人及CTO吴铭告诉记者,这张图代表了云歌对未来世界或社会发展趋势的理解。


王欣在3月时发出的“佛系图”

产品中最受热议的还是新链播放器。据了解,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视频文件分发系统,用区块链技术将视频发布方和用户直接联系在一起,用户帮视频发布方进行视频分发以及传播推广获得收益,实现边看视频边赚钱,用户购买影片观看的钱也直接进入视频发布方钱包。


“在视频领域我们的确是有产品布局的,”吴铭说,“但任何一款产品拿出来都是市面上没有的。“从情感上来,我们不屑于去抄袭,去跟风。从策略上来讲,对于腾讯阿里等成熟型公司可以通过自己的体量优势后发先至,但对于一个初创公司,去利用所谓的后发优势其实并不现实。”


吴铭称,在过去,快播通过P2P技术把带宽算力利用起来了,但当初的技术条件不够成熟,无法为带宽算力作计费,随着现在区块链技术的成熟,除了能够分享利用带宽算力以外,还能够对单个算力进行计费。“新链播放器是在探索如何通过对带宽算力以及内容进行计费的方式,去重塑现有的数字媒体发行,然后我们就选了一个量最大的,就是视频。”他称,“我们把版权持有人和消费者直接通过这个平台联系起来,让他们直接产生交易。基于构建一个经济系统,让交易过程的参与者能够得到自己应得的回报。”


快播的P2P技术(点对点技术)是依赖网络中参与者的计算能力和带宽,而不是把依赖都聚集在较少的几台服务器上,相当于一位用户在看视频的时候,也在帮其他用户下载视频。在带宽限制让众多视频软件陷入播放速度的障碍时,快播打破了这个瓶颈,当时的视频打开速度被用户形容为“秒开”。2012年9月时,成立仅四年的快播的安装量已超过3亿,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仅约5.4亿。


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区块链实验室的王翀教授告诉《商业周刊/中文版》,流媒体中应用P2P文件分享技术本身相对来说已经比较成熟,而通过区块链实现算力计费的概念相对较新,并伴有数字产权的概念,所以产品中提及的计费模式值得探索。


不过,借助区块链技术实行去中心化计费,其实也面对着一些困难。王翀说,比如通证经济体到底应该如何设计在学界和业界并没有共识,现在也并没有一个已经被证明可通用的模式。“同时,区块链特别是公有链的处理能力具有一定的局限性,至少在现在的技术水平下,以单个视频流量为单位做算力供应链的交易记录,系统能不能支撑较大工作量的需求,可能是一个潜在的问题。”

“区块链技术在局部的商业领域已经看到一些应用,但是公用链系统中,用户量一旦上来,都可能出现问题,”王翀解释道,如果同时有很多人在看视频,对分布式共识账本的更新压力是很大的,而现在的区块链系统技术还不能支撑秒级很高的确认需求。“可能每秒几千个交易已经是天花板了,也就是说,如果有几万个用户同时在线,可能出现严重的确认延迟。”

如果新链播放器按照现有的商业模式做版权内容,仅仅是通过用户返现或许并不能够很好地打通市场,王翀说,“返现的模式用户肯定不会反感,对用户有直观的吸引力,但竞争者很容易效仿,导致价格竞争。”

在他看来,线上内容行业的商业模式经历了很大的变化,媒介的变化导致内容商品的商品性降低,网上内容多采用流媒体服务计费的形式,消费者已经很少为单件商品直接付费。“流媒体内容服务提供商,比如腾讯视频、爱奇艺,也可以使用P2P传输技术提升运营的效率,提供商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把节约的成本计量出来,然后以某种形式返还给用户,这里面并没有显著的信任和分配问题需要区块链技术解决。”

“另外一个可能是微版权,比如说用户的原创小视频,实现确权和播放计费的平台,拓展现有的版权内容范围。”王翀称,这就相当于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自动版权确认,技术给确权流程带来效率提升。“在区块链当前的技术体系下,数据存储、传输和通证设计上的创新空间很大,所以这个产品的市场前景如何,还要等更多的细节出来后再看。”

而对有关于是否新链播放器会复活快播的讨论,吴铭称,云歌所做的事情跟过去的快播已经完全不是一个跑道,有继承也有扬弃,两者的内涵已经完全不一样,可以说是重新出发。他称,“快播和云歌是前世和今生的关系,而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会比过去快播的愿景更大。每一个产品都是根据人性或者现有市场环境的需求,挖掘到的可以落地的点,可以把它们理解成一个系统,是同一个愿景不同阶段下的体现。”据了解,该公司会基于区块链技术做多个场景的解决方案,新链播放器只是整个系统构想之中的产品之一,版权模式或许并非是新链播放器的方向。

关于创新的想法

王欣也发表了很多关于创新的想法,比如“创新的本质就是要做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”。在微博上,王欣拥有近19万粉丝,“低成本试错在创业时期是一种可行的方法,但快速调整产品的能力应该不断提高。”他称,不必过于关注新的概念,“产品要利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技术来解决什么问题,这才是核心”。


他还入驻了“在行”,他自我介绍说,“我对技术痴迷,为产品兴奋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微信签名就只有四个字‘产品经理’”。至今已有21人约见过他,每次需花近2000元,2018年双11的时候,价钱曾调整到999元/次。不久前,一位叫陈行的创业者分享了一篇他与王欣见面之后的笔记,其中王欣说道,2018年之后互联网会出现一些断崖,TMD之后需要新的创新冒出来,而新的创新从来不来自技术,依然来自需求驱动,痛点是层出不穷的。


“要有逆向思维,没人做的,难做的,我很感兴趣。”王欣说,全行业都在做付费音乐,为什么不能免费呢?全行业UGC都是免费的,为什么不能收费呢?而对于现在自己在做的产品新链播放器,他说,“我没有利益诉求,无招之招,竞争者怎么破呢?而没有利益诉求,并不意味着没有商业模式。


王欣认为人一定要多读书,除了推荐创业者看《让大象飞》这本书以外,在他的kindle里,有《算法之美》,《延展》,以及神话学大师约瑟夫?坎贝尔的经典作品《千面英雄》。而吴铭的kindle里,也多是关于深度学习( Deep Learning)的书籍。


不久前,走在自己的时区里的王欣发布了一条微博状态:“I had been rejected but I was still in love.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